• 首页
  • >>
  • 联盟动态
  • >>
  • 与众不同的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霸主之位将花落谁家?

与众不同的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霸主之位将花落谁家?

2018/8/13 8:39:40

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面临着竞争与合作的双局面。一方面,平台赛道的选手将在激烈的竞争中,不断补齐短板提升综合服务能力;另一方面,不同技术或服务领域的巨头将贡献自身优势,共同协作为中国智造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

 

 

随着制造业向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阶段加速迈进,工业互联网平台在全球范围内迅速兴起。从可靠的工业基础设施IaaS(基础实施即服务)到被称为工业行业操作系统的PaaS(平台即服务)再到深入各工业领域的SaaS(软件即服务),各业态都积聚一批行业巨头,在新兴的云市场披荆斩棘,既有开拓者、又有领跑者,更有来自各个领域的跟随者。各企业在取得长足的发展同时,工业互联网平台生态局面已经悄然打开。

 

然而,GE出售其数字资产(GE Digital)业务的消息一出,在中国工业互网圈内引起了热议。作为全球工业互联网重要推动者之一,却要抛售其开拓的一大数字业务——Predix工业互联网平台。这无疑给中国工业互联网界的发展,敲起了“警钟”:工业互联网是全局性、系统性的变革过程,涉及理念转变、模式转型和路径创新。工业互联网发展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没有对行业的深入积累与工业知识很难建立一个通用有效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面对僵局,《国务院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提出,到本世纪中叶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三步走路径,明确指出工业互联网发展不能一蹴而就,需要系统谋划、统筹推进,既要市场主导,也要政府引导。

 

打破僵局,挖掘工业互联网平台优势

 

近日,从工业和信息化部获悉,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关于印发《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及推广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和《工业互联网平台评价方法》(以下简称《评价方法》)的通知。

 

《指南》明确指出,工业互联网平台是工业全要素、全产业链、全价值链连接的枢纽,是实现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过程中工业资源配置的核心,是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制造业深度融合的生态体系。

 

工业互联网平台打破了传统工业生产以企业单兵作战为主的模式,通过提供涵盖研发、生产、管理、营销、物流、服务等全部流程及生产要素的云端制造服务,实现资源集聚与开放共享。机器之间、车间之间、工厂之间的信息壁垒被打破,生产形态进一步向网络化协同转变,并引发制造业研发创新体系、生产组织方式和经营管理模式的持续变革。“云+端”的新型生产方式和服务模式逐渐显现,通过汇聚资金、创意、工具等生产要素和资源,推动产业链环节形成网络空间的集聚,达到甚至超越以往地理空间集聚所产生的协同分工效果。

 

树根互联CEO贺东东表示,依靠工业互联网平台本身对于物理对象的抽象,打通IT和OT,去驱动一个个简单的、小的工业APP,组成一个大的场景。这是与以往的工业软件时代是完全不一样的新体系。它的价值在于,不需要每个开发者都具备驾驭庞大架构的能力,但依托底层平台架构的支持,众多的小型工业APP组合在一起,就能够组织起一个个庞大的场景,这就好比一支可以打败大象的蚂蚁军团,从而能够颠覆性地化解传统工业软件因为架构庞大而给企业带来的实施门槛和部署难度。

 

格局显现,平台生态之争势不可挡

 

《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及推广指南》提出,到2020年,培育10家左右的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和一批面向特定行业、特定区域的企业级工业互联网平台,工业APP大规模开发应用体系基本形成,重点工业设备上云取得重大突破,遴选一批工业互联网试点示范(平台方向)项目,建成平台试验测试和公共服务体系,工业互联网平台生态初步形成。

 

 

其中,树根互联、航天云网、海尔、东方国信、徐工集团、用友、阿里、浪潮等强势入围“2018年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工程拟支持项目”。

 


(1)三大平台各怀绝技,领跑行业

 

以史为喻,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与历史却有着不同的时间顺序,一开始就进入了“三国时期”。

 

工业现场技术、互联技术的发展,IT与OT的不断融入,2016年的中国工业互联网盛极一时。三一重工、航天科工、海尔三大工业巨头深扎工业的同时,结合在互联网领域的探索与试点,整合内外部资源分别推出了树根互联的根云、航天云网的INDICS、海尔的COSMOPlat三大工业互联网平台,领跑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同时这也标志着中国工业互联网打造核心关键平台技术迈向征程。

 

三家平台厂商通过优化自身发展路径,整合社会各界资源,从资源优化、资源配置、通用使能等多个维度打造出了适合在多个领域能够出色完成数字化服务的PaaS服务平台。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陈肇雄表示,在数字经济发展浪潮席卷全球的大背景下,中国的工业互联网也迈出了坚实的步伐:工业互联网平台形成了以树根互联为代表的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服务平台、以航天云网为代表的协同制造平台和以海尔为代表的用户定制化平台等三类典型平台。

 

【规模之大,令人艳羡】

 

 

在这个阶段,树根互联以脱胎“名门”三一重工,成立最早为优势,顺利跻身三大平台之一。2016年,树根互联率先起步,助力工业龙头企业打造行业平台,推动转型服务型制造;帮助中小制造企业实现零门槛的设备上云;率先走出国门,帮助中国企业提升全球服务能力,参与全球竞争。因为树根互联拥有大多数企业不具备的互联网创业+工业深厚积累的双重基因,做机器专家与互联网专家的跨界融合,已经承担了6个国家级项目,是我国工业互联网标准制订单位之一。通过在实战中总结经验,再将经验、模型、知识等用回实战中去,截止目前,根云平台已接入纺织机械、发电机组、农用机械、数控机床、铸造机械、物流装备、工业锅炉等各类工业装备超45万台,采集近万个参数,覆盖多达42个细分行业,连接了4300亿元的资产,并能够支持45个国家和地区的设备接入。

 

【出身贵族,吃穿不愁】

 

航天云网由中国航天科工孕育,“根正苗红”,凭借其肩负超越国外平台实力的重任,刻苦钻研,发布INDICS平台,提供智能制造、协同制造、云制造公共服务的云平台。其功能、应用场景较为丰富,业务运行过程嵌入云平台企业2200余家,设备接入云平台8000余台。

 

【武艺高强,纵横一方】

 

 

海尔基于自家互联网工厂的建立以及探索产品的产销合一的模式,常年修炼,自创武功。创立的COSMOPlat号称具备3大特征、7大模块,三大特征:独创性、时代性、普实性;7大模块:用户交互定制、精准营销、开放设计、模块化采购、智能生产、智慧物流、智慧服务。

 

(2)多平台厂商涌入,百家争鸣

 

如果将根云、INDICS、COSMOPlat比喻为三国鼎立,那么随后出现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则以春秋战国为喻更为合适。

 

树根、航天云网、海尔虽说“三权分立”,但有与物联网的碎片化程度严重,规模市场有足够庞大,遂没有看到任何正面竞争的消息,各自布局生态,在不同领域“跑马圈地”。此外,全球有500多种工业品,而中国就占约220种,位居世界之最。如果想要在中国所有工业品类中拿的头筹,简直比登天还难。因此,为数不多的竞争者间甚至会相互借鉴经验,彼此合作,互利共赢。

 

但是,这样碎片化与大规模的工业互联网市场,也引来了众多的参与者。除了各个领域的龙头企业,ICT厂商、互联网巨头的目光也纷纷投向了工业互联网平台的生意。一时间,工业互联网市场硝烟四起:东方国信、徐工、用友网络、阿里、浪潮等近200多家工业平台厂商“崛起”。虽然树根互联、航天云网、海尔实力强劲,但是后来者亦步亦趋,气势汹汹,不容小觑。

 

【成长迅速,潜力非凡】

 

其中,东方国信早年间就专注于数据处理,在大数据分析上有着深厚功底,在业务布局上,更是覆盖通信、金融等朝阳行业,并在智慧城市、旅游交通、公共安全、精准医疗等方面有所建树。于是,大胆涉足工业互联网也不足为奇。目前,该具备近200个可复用的微服务,包括高铁云、工业锅炉云、冶金云、水电云、风电云、空压云、能源管理云、资产管理云、热网云等10个工业互联网子平台,形成工业APP超过400个。

 

【双刀切入,锻造实力】

 

徐工信息作为徐工集团旗下企业,算的上是背靠大树。从早期服务于徐工信息化起步,继而探索工业互联网。徐工信息采用外采外包加自主研发的打法,顺利进军工业互联网,其打造的Xrea物联网PaaS云平台通过集成工具的方式,提供远程控制、故障诊断、设备运维优化等解决方案。

 

【精深软件,一马平川】

用友网络软家起家,精通“独门秘籍”。拥抱云计算、大数据时代,推出用友云服务。并在此基础上,推出面向工业企业的社会化平台,为工业企业提供设计云、制造云、服务云、分析云、营销云、采购云、财务云、人力云、协同云以及第三方SaaS服务,以开放的生态体系,帮助工业企业实现敏经营、轻管理、简IT。

 

【技艺精湛,招兵养马】

 

阿里云ET工业大脑平台是阿里ET系列之一,利用其强大的“独孤九剑”绝技,阿里云计算为工业企业赋能。建立产品生命周期数据治理体系,通过大数据技术、人工智能技术与工业领域知识的结合实现工业数据建模分析,有效改善生产良率、优化工艺参数、提高设备利用率、减少生产能耗,提升设备预测性维护能力。凭借高超技艺,阿里计划在未来3年,面向工业领域招募上千家生态合作伙伴,以实现智能制造成功案例的规模化复制,加速推动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

 

【审时度势,蓄力而发】

 

浪潮M81工业互联网平台四层体系架构

 

浪潮为服务器、软件为核心产品的解决方案服务商,其工业互联网平台以“M81命名”,寓意平台提供八大能力为工业企业赋能。在粮食储备行业,中储粮借助浪潮工业互联网平台搭建了智能粮库系统,让国家掌握粮情周期由15天缩短为3天。在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的风口,浪潮凭借在粮库系统的先发优势,借力跨入工业互联网市场。

 

互利共补,中国“智造”与众不同

 

 

全球制造业在经历了蒸汽时代、电气时代、计算机控制时代3个历史阶段后,当前正朝着网络化、数字化、智能时代迈进。工业互联网平台成为互联网+先进制造的必要支撑,涉及产业互联网与物联网及工业生产运营技术,集成了微电子、计算技术、通信技术、云平台和大数据技术等,代表了信息技术新的发展领域。

 

从2016年起,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不断创建,以树根互联等企业为行业领跑者,互联网企业百度、阿里、腾讯;通信运营商中国电信、联通、移动;ICT厂商华为、浪潮等;以及各传统工业领域龙头企业都加快了工业互联网建设的步伐,以自身优势建立各式各样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然而,大量工业互联网平台涌入市场,趋同化发展让行业发展陷入了怪圈:平台建设着为了搭建完整的平台,将各项功能服务无节制的叠加;工业互联网平台让用户看的眼花缭乱,不同类型的平台和术语让企业应接不暇。甚至,如何选择一个适合自身业务工业互联网平台要比没有工业互联网平台时让企业更难抉择。

 

“作为工业互联网的核心,工业互联网平台极其复杂,技术层级非常多,绝对不是简单的把SaaS叠加在一起,它是对物理世界的抽象,最关键的是要具备三大方面的抽象能力:一是物理模型数字镜像化,将制造要素数字化,来驱动物理世界的优化;二是将行业平台转化为PaaS平台,新一代制造业是以全社会的制造资源为对象,跨企业地去做产业链上下游的深度协同;三是在技术沉淀中提炼、开发一个个通用性的工业APP,而不能停留在传统定制化的软件开发与交付的方式去满足企业的个性化需求。”树根互联CEO贺东东如是说。

 

因此,平台厂商除了搭建各项功能外,还要注重自身优势的培育与打造,与友商切磋并互相学习,共同协作,才能营造一个良好的平台生态建设环境。

 

总结

 

面对GE出售其工业数字资产时间,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商更应该“警醒”。首先,工业互联网不能过度依赖互联网以及消费互联网模式,应深入工业Know-how积累,打造行业级平台;其次,工业互联网建设不能追求一蹴而就,需要工业领域不同产业环节共同围绕工业互联网平台培育生态;最后,模式转型和路径创新需要企业持续不断的探索!

 

因此,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面临竞争与合作的双局面:一方面,平台赛道的选手将在激烈的竞争中,不断补齐短板提升综合服务能力;另一方面,不同技术或服务领域的巨头将贡献自身优势,共同协作为中国智造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

 

与此同时,中心化、集约化、高效性等为特点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终究会蜕变为一家或几家独大的形态。届时,具备先发优势和创新能力的工业互联网企业将会平步青云,一夺行业霸主之位。